地图搜店 | 3G版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媒体揭放生“利益链”:放生越多死亡数量越多
[ 编辑:admin | 时间:2014-10-09 08:51:19 | 浏览:126次 | 来源:新文化报 | 作者: ]
分享到

  • 受佛教影响,“放生”成为了中国人行善积德的常用方式。但因为缺乏科学指导,加上功利驱动,“放生”变成“杀生”的乱象屡屡上演,让这一常人眼中的善举变得粗暴而又残忍。封面摄影/崔冠怡/CFP

  • “放生”作为佛门慈悲救度精神的代表,加上现代环保理念的解读,长期以来都是许多中国人热衷的“善举”之一。图为2006年5月5日,农历四月初八,也是佛祖释迦牟尼诞生日,北京后海广化寺举办盛大的“放生”法事,许多甲鱼和活鱼被“放生”到后海里。安平/东方IC 

  • (咨询特价)年04月21日,吉林省吉林市松花江畔,一群信徒在僧人的带领下围着几十筐鱼进行“放生”前的仪式。CFP

  • 同样是将野生动物放归自然,和西方国家系统化的野生动物复健行动不同,中国的“放生者”往往只关心最后一个环节,而且常常因为缺乏科学指导,将“放生”变成了“杀生”。图为2009年6月,第二届广东休渔放生节上,一只不愿下水的“小海龟”被工作人员奋力掷进了南海。经过鉴定,那是一只原产于云南、广西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,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物种的缅甸陆龟,即便是在淡水里也无法生存。

  • “放生”行动往往场面壮观,但短时间内引入过量物种,会打破当地生态系统的原有平衡,在快速消耗当地原有的生物食料后,还会影响到该物种自身的生存。图为2007年7月10日上午,安徽蚌埠森林公安将查获的2吨青蛙一口气放回一片稻田里。陈昂/Fotoe

  • (咨询特价)年7月10日上午,安徽蚌埠,水稻田内到处都是“放生”的青蛙。陈昂/Fotoe

  • 在人工养殖的环境下,许多动物已经丧失了野外生存的能力,一经“放生”,会造成大量死亡。图为2009年6月21日上午9时,福州一些爱鸟人士把从鸟贩子手上购买的小鸟在北峰“放生”,其中有丝光椋鸟、珠颈斑鸠、暗绿绣眼等珍贵鸟类。东方IC 

  • (咨询特价)年6月21日,福州爱鸟人士“放生”数小时后就有大量鸟儿被车碾死,隔天就有毫无野外生存能力的小鸟饿死。东方IC

  • (咨询特价)年9月1日上午,北京什刹海前海水面上出现大量死鲇鱼。据了解,这批鲶鱼是前天上午“放生”的,数量约有上千斤。专家表示,鲇鱼放入水中后会吞食小鱼,容易造成食物链的紊乱。另外,被放养的鲇鱼多为人工饲养,不适应什刹海的水体环境,因此造成大量死亡。CFP

  • (咨询特价)年10月17日,来自北京、上海、广东、湖南以及新加坡、香港等地各界人士自发捐助10多万从广州、海口市场买来48只山龟、1000多条毒蛇和2000多只各种珍禽小鸟,在海南万泉河畔“放生”。图为一笼子毒蛇被“放生”。蒙钟德/CFP

  • (咨询特价)年10月17日,海南万泉河畔,被“放生”到水里的毒蛇四散游走。蒙钟德/CFP

  • “放生”最基本的原则是不能影响他人正常生活,更不能危害公共安全。2012年5月31日上午,来自北京的40多名“放生客”驾车来到河北省兴隆县苗耳洞村,在村子附近“放生”了上千条蛇蟒,引发当地人蛇冲突,造成了恐慌,村里不得不发动40多人组成打蛇队清除蛇患。图为村民捉蛇。摄影/张剑

  • 在山东泰安大津口乡,由于外来松鼠啃食、摘取核桃导致当地核桃种植户损失惨重。泰山森林病虫害防治检疫站一名工作人员称,松鼠之前不是泰山上的物种,大概15年前开始在山上发现,基本上都是市民盲目放生的,由于缺少天敌最终导致泰山松鼠泛滥。图为2012年8月29日,村民抓住的松鼠。邵艺谋/CFP

  • 沙岭村五组村民孙殿峰说,全组共有39户,往年核桃产量总共两万多斤,产值近20万。“今年基本全部绝产。“图为2012年8月29日,核桃树下被松鼠吃空的核桃扔了一地。邵艺谋/CFP

  • 龟类一直是“放生”的热门物种,而其中大部分都是价格便宜的巴西龟。而事实上,巴西龟是世界公认的“生态杀手”,由于适应性和繁殖力非常强,如果把它“放生”,因为基本没有天敌,很快就会大肆侵蚀生态资源,严重威胁本土野生龟与类似物种的生存。目前,巴西龟已经被世界环境保护组织列为100多个最具破坏性的物种之一,也已被中国列入外来入侵物种,禁止“放生”野外。图为2009年6月30日,重庆海棠码头,一名妇女手拿准备“放生”的两只巴西龟。陈庆/东方IC

  • (咨询特价)年7月3日,北京大观园湖岸旁,安徽籍在京做餐饮生意的潘正斌准备将他买到的鳄鱼龟“放生”到湖中。据了解,这只鳄鱼龟是一个人准备将其卖到饭店时被他花2000多买到的。由于职业的原因,潘正斌认为这种龟是一种很珍贵的龟,起码要几十年才能长到这么大,“被吃掉太可惜”。而实际上鳄鱼龟原产北美洲和中美洲,同样属于入侵物种,而且具有极强的攻击性,会对当地生态系统造成威胁。郑永/东方IC

  • “放生”已经催生出一条新型的“产业链”,有些人为了完成自己“放生”动物的心愿,会与经营者预定需要的动物,经营者则根据市场的需求向那些捕鸟人、捕蛇人下定单,捕捉者再按定单去捕捉,然后将捕捉到的动物送到市场,由经营者把动物贩卖给顾客,由此形成了一条恶性循环的链条。图为2011年3月30日,上海城隍庙九曲桥附近,一名商贩销售“放生龟”。翁磊/东方IC

  • 根据观察显示,高达75%的鸟类可能会在放生五天后死亡。这个数据还未包括在捕捉及运送期间死去的雀鸟。台湾在2004年的动物贸易报告中更指出:每放生一只雀鸟,最少有10只鸟已在捕捉及运输途中死亡。图为2009年11月1日,浙江温州,志愿者正在灌木丛中解救被困在网上不停挣扎的禾花雀,一群专业捕鸟的不法之徒在该村的一片农地上布下230余张网捕鸟。郑鹏/CFP

  • (咨询特价)年8月13日,江西省九江市一位好心市民花1500从乌龟贩子手中将一只庙龟买下并准备放生。卖龟男子声称这是本地“百年神龟”,高价向市民兜售,致使不少人花了千以上的高价买来“放生”。经过执法部门调查了解,这些男子销售的乌龟叫庙龟,产于泰国等地,是以食品的名义从境外进口到国内,零售价每公斤仅为30到40。因体型较大,一些不法人员用它来冒充“百年神龟”招摇撞骗。魏东升 洪永林/CFP

  • “放生”活动中的另一奇景是“前脚放,后脚捞”,许多围观者在“放生”活动结束后就投入到捕猎大战之中。图为2003年1月10日上午9时,湘江长沙段毛家桥码头水面上,大批市民前来捕捞当地一座寺庙刚刚“放生”的上万条鲤鱼。这些鲤鱼基本上来自水库,从市场上运来时已经不是很活跃了,加之不熟悉湘江里的水情,被放生后全聚集在岸边的浅水区域,几乎被一网打尽。刘刚 刘少龙/CFP

  • (咨询特价)年7月28日上午,沈阳五里河公园岸边10余人下水争抢捕捞牛蛙、甲鱼、鱼类等生物。此前,重约1吨的动物投入浑河“放生”。CFP

  • (咨询特价)年7月,20多位神秘人士花费50多万购买了约一万条美国红鱼,在胶南市积米崖码头“放生”,一时间码头附近海面上万鱼争游,引来大批市民争相垂钓。图为一位市民展示钓到的美国红鱼。刘洪雷/CFP

  • (咨询特价)年8月13日下午,北京雍和宫北侧的护城河有人放生黄鳝,一名男子带着渔具前来捞黄鳝。朱嘉磊/CFP

  • (咨询特价)年8月8日,“中节”期间,北京万佛华侨陵园,几位市民在“放生”前合十许愿。随着“放生”规模日渐增大,种类越来越多,符合生态学和生物学的理性知识并未得到相应的提升,这就让“放生”逐渐成为一种杀生的“歧途”。李强/CFP

  • 新闻背景:近日,吉林市公安局龙潭分局榆树沟派出所民警在辖区天太村巡逻,发现一名男子的摩托车上驮着一个鸟笼,行踪十分可疑。民警跟着进入小平房,发现五六十平方米的房间里,放着约30个大鸟笼,一部分笼子里关着小鸟,足有好几百只,屋里还有捕鸟的滚笼和粘网。7名嫌疑人因涉嫌非法狩猎、非法收购贩卖野生动物被警方依法采取强制措施。目前,警方已对其中4名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,取保候审。

    原本在自然环境中生活的野生动物,却因人类非法捕猎,遭遇厄运。为何放生却有可能好心做坏事?记者发现,其实放生背后已经形成了一条“利益链”,受益的总是捕猎者和销售者,损失的总是放生者,而受伤的总是动物,它们甚至在这个过程中被折磨而死。

    市场

    放生蛇都是被人抓来的

    近年来,许多野生动物频频在居民区现身,仅2011年,吉林市就有4起在居民区发现蛇出没的情况。为什么原本生活在深山树林里的动物会跑到城市里?

    吉林市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副秘书长唐景文表示,蛇一般喜欢生活在自然环境中,城市内绝对不是蛇的栖息环境。之所以出现在居民区,基本上都是人为原因造成的。

    在吉林市东市场,有不少店家叫卖蛇、龟、蛙等动物。记者以顾客的身份与一名卖家交谈。该商家介绍,他卖的是“松花蛇”,属于无毒蛇,每条100。“我们这卖的都是放生用的,你要是放生,我才卖给你。”

    这些蛇是哪来的?该商家说,这些蛇都是村民在附近山上抓的,都是野生的。那这些蛇是不是保护动物?商家迟疑了一下,说:“没事。”

    记者随后又走访了一个卖蛇商户,该商家出售的是一种小蛇,每条10。同样,她也这样说:“这些蛇都是别人在山上抓的,送到我们这的。我们只卖给放生者。”

    “那是不是放生以后,还有可能被人抓回来?”记者问。

    “肯定有,那你就找没人的地方放生。”该商户回答。

    市民

    放生不当变成杀生

    30岁的袁女士曾参与过放生。“我参与放生的初衷,是希望野生动物生存,可没想到,有些放生却变成了杀生。”袁女士说,有一次,她的亲属要去放生,便在市场购买了泥鳅,放入松花江中。“后来我走到江边另一处地方,发现不少泥鳅在岸边的泥里已经僵硬了。”袁女士突然意识到,泥鳅可能不适应松花江较低的水温,而亲属之前放生的泥鳅,也可能遭此厄运。“当时我非常痛心,突然意识到,许多人对放生都存在误区。”

    从此,她对放生问题进行观察,她曾亲眼看到过有人在江边放生了一只乌龟,不久以后有人用工具把乌龟抓走。

    袁女士说,之前参与放生时,她曾在市场同一商贩处购买泥鳅。有一次,商贩突然对她说:“你别买了,没啥用,总买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”该商贩的言外之意是,这样做根本达不到放生的目的。

    唐景文表示,现在放生背后已经形成了一条“利益链”,甚至已经催生出了订单生意,形成了一条产业链。比如放生鸟类,放生者向鸟贩预订,鸟贩接下“订单”后,便向捕鸟者下“订单”,捕鸟者按“订单”捕捉,然后送到鸟贩处,鸟贩再按“订单”卖给放生者,放生者再预订……从而就形成了这样一条恶性循环的“利益链”。这条“利益链”中,受益的总是商贩和捕捉者,受损失的始终是放生者,而受伤的,始终是动物,甚至有些动物被活活折腾死。

    知情人士

    捕鸟成本低回报高

    据一位了解捕鸟的人士介绍,现在捕鸟数量激增,主要是因为放生者需求量大。捕鸟队伍也随之增加,原本只有少数人从事非法狩猎,现在许多农民也加入此行列,这是因为捕鸟成本低、回报高。捕鸟主要使用粘网、滚笼等工具,这些工具只不过几百,还可以反复使用。捕鸟地点一般是吉林周边的山、森林,捕鸟者一般天不亮就上山,布置好捕捉工具后,接下来就是等待。

    市场上,每只小鸟售价从2至10不等,个别的能卖到10以上。如果一个鸟贩一天抓了50只,按每只2计算,一天就净赚100。鸟类的迁徙期春季从3月中旬至6月初,秋季从7月中旬至11月中旬,这期间捕鸟者至少能赚1万,有的人甚至赚得更多。按一人一天抓50只鸟计算,100天就是5000只。如此类推,100个人抓鸟,就有50万只鸟流入市场。

    隔一天就会死亡十几只

    另一名业内人士坦言,从抓捕到销售再到放生,会有不少鸟类死亡。抓捕过程中,有一些鸟急于挣脱逃跑,在网上就可能撞坏翅膀,或者在笼子里撞坏身体,或被其他鸟类踩伤,这就要死一部分。在销售过程中,如果停留一天,就会有不少鸟死亡。“许多鸟气性大,比如麻雀,喂啥都不吃,熬不了一天就会死。”该人说,如果是100只鸟,隔一天至少死亡十几只,如果隔两天,可能半数鸟会死亡。

    卖给放生者,也不一定当天就能放生,“等到被放生时,许多小鸟因为饥饿,可能没有体力回归自然,还会死亡一部分。”该人坦言,经历这么多重“劫难”,真正能生存下来的放生鸟属于少数,而且它们还可能再遭此厄运。

    专家

    放生对鸟类资源

    造成巨大损失

    唐景文曾对放生问题进行细致研究,并形成《放生问题报告》。以鸟类为例,过去人们只用很小的网具捕捉黄雀等有限种类作为宠物,对整个生态平衡影响不是很大。但近年来受放生刺激,大型网具兴起和滥捕人数增加,对鸟类资源构成了极大威胁。

    现在市场每年非法贩卖的野生鸟类达100多种,年销售量数以万计,这不仅对鸟类资源造成巨大损失,也造成巨大生态危机。

    唐景文说,比如2003年5月11日,仅在欢喜岭后很小的范围,一天内就查处7伙非法捕鸟人,而且现在滥捕行为已不仅局限在市郊,已延伸到各县市区,过去捕鸟的仅是少量市民,现在很多农民也参与进来,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。

    唐景文表示,鸟类被捕捉以后,被当成宠物,只是很小的一部分。鸟类属难养动物,不仅需要饲养知识,还需要科学喂养,许多人因为喂养不当,造成鸟类在短时间死亡。另一方面是被人类吃掉,其中有被捕鸟者吃掉,也有卖给他人以后被吃掉。

    “最大一部分就是被放生,然而放生的死亡数量却最多。”唐景文表示,许多爱心人士看到有人贩鸟于心不忍,便花钱买下后放生,鸟贩恰好利用这种心理,见有利可图,便更加疯狂捕鸟、贩鸟换取慈善钱。在这个意义上讲,放生的行为实际上就是“杀生”,表面慈善,却隐含罪恶。

    鸟类是高代谢动物,生命力很脆弱,一般小型鸟类2小时内就会因饥饿死亡。鸟从被捕到鸟贩手中到被买下后放生,这个过程至少一天以上,当放生时已死亡大半,不死的身体也已造成巨大伤害,很难在野外继续生存。

    在鸟贩手中,几十只、上百只小鸟挤在狭小的笼中,互相踩踏,长时间挣扎,体能消耗非常大,加上应激反应,冲撞鸟笼,互相攻击,导致头破血流、肢体伤残,从而导致死亡率非常高,即每放生一只鸟,便有3~4只鸟死亡,不死的也无法回到自然中生活了。

    唐景文表示,每年的4~7月,正是鸟类繁殖期,捕获亲鸟毫无疑问就可能饿死一窝小鸟。“我们曾亲眼看见整窝小鸟由于失去双亲哺育,被活活饿死。”唐景文说,自古就有“劝君莫打三春鸟,子在巢中盼母归”的高论。而农历四月初八、十八、二十八,放生量最大,其结果是不言而喻的。

    野生动物都有它的分布区和占区,排斥外来同种个体,人类一次不负责任的行为可能造成严重的生态后果。辽宁曾有香客将食人鲳放生于养鱼的水库中,把水库中的鱼类都吃光了,给养殖户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,所幸由于食人鲳不耐低温,到冬季都冻死了,才没有造成不可想象的生态灾难。

    有些人将南方的乌龟、蛇等运到北方,它们为什么在北方没有分布?主要是适应不了冬季寒冷的气候,放生到野外,必然死亡。同样,产在北方的太平鸟也适应不了南方的炎热气候,放生等于“杀生”,后果事与愿违。

    不反对放生

    但反对盲目放生

    唐景文表示,不反对放生,但反对盲目放生。

    第一,容易刺激非法野生动物贸易,形成“利益链”。

    第二,盲目放生导致动物大批死亡。很多放生者不知道所放生的动物是什么,更不知道它们生活的环境,许多动物因不适应环境而死亡。另外,遭遇被捕捉和贩运这两劫之后,它们是否还有体力在野外存活?以鱼类为例,许多鱼是在水库中捕捞的,松花江水温低,放生的鱼一时适应不了低温,都向岸边活动,这就引起一些人的贪心,由于经常放生,江边出现不少人专门捕捞放生鱼。

    蛇类的放生也类似,许多南方贩运来的蛇类无法适应北方寒冷的气候,即使放生,也不能存活。如果是剧毒蛇,就更危险,北方医院不配备抗南方毒蛇的抗毒血清和治疗药品,一旦咬伤人,很难救治。

    第三,动物体内外携带大量微生物,有些微生物在产地可能不发病,但如果在调入地就可能造成瘟疫流行,禽流感就是一个典型例子。

    第四,外来物种入侵。在我国造成较大灾害的有巴西龟、鳄龟、雀鳝和福寿螺。此外,外来物种入侵后,会与当地土著动物杂交,造成基因污染,导致一些物种灭绝。

    建议

    保护环境

    也是积德行善之举

    “没有买卖,就没有杀害。”在保护野生动物方面如此,在放生方面也同样适用。

    唐景文表示,如果大家不去盲目放生,而是去规劝破坏野生动物的行为人,或者去喂自然中的鸟,帮小鸟建巢,也可以保护鸟类赖以生存的栖息环境,这也是积德行善之举。

    “既然放生者不希望动物死,那就必须对放生的行为负责。”唐景文呼吁,放生动物,最好不要刻意购买,如果遇见受伤生病需要救助的野生动物,最好找专业人士寻求专业救助组织的帮助;见到乱捕滥猎野生动物的一般是当地林业局或森林公安部门,进行举报,没收的动物可以进行放生。

    至于野生动物,应由专业人士进行科学放生,确保野生动物完全健康,具备野外生存能力,然后把它带到适合的环境,在最佳时间放归自然。

    本文来源:华商网-新文化报 。更多精彩内容,请登录华商网 http://pic.lshou.com/pic/www.hsw.cn/ 作者:李洪洲
    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关闭】【评论】 【返回顶部
    [上一篇]话费手机男子为靓号花9万购商家要.. [下一篇]乌克兰垃圾桶发动“挑战”反腐议..
    相关栏目
    热门文章
    最新文章
    推荐文章